延安印象
當前位置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延安印象 > 延安精神

國外學者論延安精神

所屬分類:延安精神    發布時間: 2021-05-19    作者:admin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維碼分享

國外學者論延安精神自1980年中美建交以來,兩國間公私交際往來,已日趨頻繁。但美國官方和中國人民政權的接觸,卻可追溯到40年前。那是1944年7月22日,一架美軍C—47型運輸機在三架美軍戰斗護航下,將以戴維·巴雷特上校為首的美軍觀察組送到了延安。巴雷特是美國軍界中經驗.豐富的中國通。觀察組成員中有在中國出生的外交官約翰·S·謝偉思,深通中國國情,是美國外交界的翅膀。此外還有專司對日情報的雷·克雷姆利少校等人。同機運到的好幾箱醫藥用品,是幾年前美國紅十字會捐贈給延安國際和平醫院的。由于國民黨的封鎖,這批藥品一直拖到這時才運到延安。

延安和陜、甘、寧邊區長期遭到國民黨封鎖,與外界聯系完全斷絕。隨著美軍觀察組到達,通往禁區的門戶一下子打開了。美國人要上延安,是由于他們認識到中國共產黨在對日戰爭中起了巨大作用。蔣介石允許他們上延安則是迫于美國政府的壓力。當時重慶方面突然轉變,開放禁區,使得不明就里的人幾乎不敢置信,在延安招待所歡迎美國人的接待人員中,有個姓仇的少將,是蔣介石派駐延安的軍事代表。他滿面笑容,對新出現的重慶、華盛頓和“共匪”團結一致的奇跡,表現出歡欣甚于困惑的樣子。其實他內心里是大惑不解的。

蔣介石為防止美國人和八路軍發生密切關系,對觀察組的使命作了嚴格限制。他們的任務只是和八路軍共同偵察敵情,搜集日本侵略軍的情報,為美國空軍提供陸空配合,還從名義上加以約束,稱之為“觀察組”。巴雷特在抵達延安的當晚,就告訴美國記者闊瑟·斯坦說:“我要把話事先講清楚。我們不是你們所希望的那種一般意義的軍事代表團。我們只不過是觀察員,負有單純技術使命的觀察員?!?/span>

觀察組抵達后,雙方毫不延遲,立即忙碌起來。八路軍將自己的設備供觀察組使用。斯坦說:“八路軍和美軍進行的真心實意的合作,提供講求實效的支援,幾乎好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?!卑屠滋爻嘘?,八路軍工作進展的步伐他們有時竟難于跟得上。他要求美國軍官、士兵,哪怕頭天晚上忙到深夜或翌日凌晨,第二天也要六點半起床。

延安活躍的民主氣氛和八路軍工作人員熱情爽朗,講求實效的工作作風,使得美方官兵都著了迷。他們也效法八路軍,過著團結、緊張、嚴肅、活潑的生活。上下級同桌用筷子吃和中國人一樣的簡單飯菜,美國人只多一份咖啡和牛奶油?!八麄円恢芙右恢芫o張地工作著,挖掘他們稱之為意料不到的敵情金礦?!睋敃r目擊的美國記者闊瑟·斯坦說:“我從不曾看到過大群中國人和外國人在一起時,這樣不拘形跡,這樣心情歡暢,能這樣完全置不同背景、不同政治信念和種族差異于不顧,彼此合作得這樣卓有成效,這樣真誠地相互正確評價?!?/span>

延安人使得美國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有三點。一是延安人對金錢不感興趣,美國飛機經常往返印度、重慶和延安,延安沒有一個人托過飛機乘務員捎帶外面花花世界的任何東西。二是延安人待人接物,不尚虛文,和一般中國人愛講面子的傳統不一樣。三是延安沒有人開口要美援。有個美國人在延安盤桓了一周以后,對此不勝驚詫。他問斯坦:“這兒的人有點什么不對頭吧?他們竟還沒有問過我,美國人到底什么時候送坦克、飛機和重炮給我們;也沒有問美國人到底什么時候才把日本佬揍得更狠一點。在那一邊(指重慶),人人可都是這樣問的呀?!?/span>

一年以后,對日本作戰獲得.后勝利。美軍觀察組的使命結束,撤離延安。

40年前,中國人民政權和美國官方的這段交往已成歷史陳跡。對比今昔,發思古幽情之余,繼承并發揚當年使美國人為之傾倒的講實效,不尚虛文、不愛金錢的延安精神,今天對我們諒必并非不急之吧。(黎澤濟編譯,原載《外國史知識》1986年5月)。

延安時代不僅對共產黨在1949年的勝利具有決定性意義,而且它還給勝利者留下了一種革命斗爭的英雄傳統,這就是被奉為神圣的“延安精神”和 “延安作風”。既然那些領導革命獲得勝利的...就是那些在勝利后建立的新社會的...,因而毫不奇怪,他們在1949年以后所實行的政策和對新問題所作的反應,都深深地受到了他們在早期戰爭年代所獲得的經驗的影響。所有的共產黨人都把“延安精神”稱頌為壯麗的革命年代的象征。但是,對許多人來說(這對成為統治者的革命者來說是一種非常自然的現象),這一革命的時代是可以心安理得地埋葬在歷史中,在適當的情況下,可以紀念這個時代,但它已經不能真正適應當代的需要了。而對其他人來說,特別是對毛澤東和受他的影響.深的人們來說,延安經驗不能簡單地成為一種紀念的對象,它是一種能為未來提供模式的活生生的革命傳統。

日本免费一级A一片动漫